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黄大仙正版综合资料 > 益智 >

硅谷益智药狂人

归档日期:05-14       文本归类:益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美国硅谷,益智药日渐风靡,生物黑客正积极研发、推广这些药物,称它们能提高人们的认知能力,使其记忆力和注意力发挥到最高水平。美国新创企业Nootrobox的首席运营官MichaelBrandt和首席执行官GeoffreyWoo,就是最出名的益智药狂人。

  “你是否已经做好准备,来看我们用科技戳自己了吗?”2016年10月,一个周二的晚上,在Nootrobox公司的WeWork办公室,MichaelBrandt问道。

  Nootrobox公司位于美国旧金山市,是一家专门从事加强认知能力研究的公司。MichaelBrandt和GeoffreyWoo同岁,今年都27岁了。此刻,他们坐在一张会议桌旁,会议桌上有两个小盒子和一些酒精棉签,小盒子里装着血糖持续监控仪,该监控仪有一张连接一枚金属针的小塑料片,还有一张芯片,可将血糖信息发给远程监控者。当针插入皮肤后,它可以在原处停留两周,这意味着不需要每次都刺破手指,你就可以了解到血液里的数据。

  “有了这个监控仪,使用者的体验将越来越好。”Brandt说。不过,该仪器还没有获美国政府批准使用,但Woo和Brandt已经在易趣网上挂出了每部血糖仪100美元的售价,他们计划至少在接下来的90天内会使用该仪器。

  Nootrobox公司出售益智药,这些药的部分原料来自天然,部分原料来自实验室合成。他们称这些药能从化学方面帮助你提升大脑机能。想一想吧,如果控制中枢神经的西药Adderall没有导致创造力缺失的副作用,如果咖啡不会引发神经过敏,如果没有致幻剂,如果尼古丁不会致癌,如果可卡因不会导致抽噎,那将是多么伟大的研究课题啊。而这尤其能吸引硅谷人,将科学智慧、理想和雄心壮志结合起来。尽管看上去不可能,但Brandt和Woo,这两个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将想方设法超越神经学的发展,挖掘人们的大脑潜能,如果他们成功了,前景岂不是非常美妙吗?

  据说,每个月你只需135美元,Nootrobox公司就会向你提供全套产品,改善你的认知功能,使你拥有更好的睡眠,防止细胞受损———而这一切仅需要你每天吞下几颗药片就可以实现,这些药片含有假马齿苋等成分。Nootrobox公司有Rise药片(按照Nootrobox公司官网的说法,每天早上吃两片能“增强记忆力、体力和弹力”)、Sprint药片(“若需要头脑清晰、充满活力、表达流畅,请服用此药”)、Yawn药片(“优化每一阶段的睡眠”)、Kado-3药片(“增强视力”),还有包着糖衣的GoCubes药片,“通过混合咖啡因、L-茶氨酸、维生素B6和B12、葡糖醛酸内酯、肌醇,将咖啡的兴奋、绿茶的放松功能融为一体,”它们尝上去像凝固的摩卡和拿铁咖啡。

  从第一次听闻益智药的迷人前景至今,几年过去了,Brandt和Woo把自己当成实验用的小白鼠———他们称之为“创新科学”———以确定各种物质的功效、试验它们对自己大脑和身体系统的作用。这也是他们要使用血糖仪的原因,也正因如此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Woo凝视着面前的仪器,看着那些要扎进他手臂的针头,“它们还很粗糙。”他说。

  但是,Brandt称,出错的可能性很少,因为已经有详细的指引告诉大家如何扎针,“就在YouTubes里。”

  Brandt扫描了监控仪上的读数,以便获取监控数据。“5.2.”当数据显现在屏幕上时,他宣布血糖监测结果。Woo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针孔:“我现在更像机器而不像人。”

  “人类是我们创新研究的下一个平台。”Woo说。他坐在皮椅子上,Brandt坐在他的旁边:“我想说的是,我们正在武装人类,对抗机器人统治者。这看上去是胡说八道,但却是事实。”

  Woo从小就很聪明,他第一次申请专利是在高中时代,当时他发明了一项专利产品,“我妈妈用它来装饰客厅”。

  2009年,Woo到斯坦福大学读书。在那里,他和Brandt相识。Woo谈起了当年,“我那时是创业学生商业协会的主席。”

  在斯坦福大学期间,Woo创造了社交应用Glassmap.这是一个定位APP,但是它不仅能告诉你某人的定位,而且能预测此人可能要去哪里。

  Woo还没有从斯坦福大学毕业,他的Glassmap就已经获得了YCombinator的投资。YCombinator是世界最著名的创业孵化器,促成了很多初创企业的诞生。“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年的我们就像一群小屁孩,乱七八糟的,他们却投资给我们17万美元。”2013年,Woo将他的Glassmap卖给Groupon公司。2014年2月,Woo在风险投资公司FoundationCapital任入住企业家(简称EIR.EIR是指已经具有成功创业及运营经验的创业家,他们被吸收进入风险投资公司,成为一名全职工作人员,从公司获得薪水和其他必要的资源支持。在通常为几个月到一年的任期内,这些创业家与风险投资家合作,寻求和识别新的商业机会,规划新的创业事业,并担任最高管理者,领导新创公司)。

  与此同时,Brandt对自己在YouTube当产品经理已感厌倦。稍后,Brandt被MarissaMayer聘请,负责谷歌最负盛名的APM项目(AssociateProd-uctManagerProgram)。这是一个将新招募的人才打造成职场精英的培训计划,也是Mayer为Google培养人才的秘密武器。

  当时,考虑到加强大脑认知的研究迟早会派上用场,一堆硅谷骗子们已通过生化黑客的方式进行尝试,比如发明医治嗜睡症的药物等等。Woo对药物不太感兴趣,但却被朋友们从未提及的益智药吸引。益智药当时还是未受约束的化学药品,有一帮秘密的消费群,人们渴望加入DIY的益智药实验中。

  没多久,Woo开始招兵买马。2014年5月,他在Facebook发帖:“有哪些朋友对益智药感兴趣的?”Brandt是第二个回应者:“是的,我有兴趣。”事实上,Brandt已经开始涉足此领域,他尝试过效率大师TimFerriss的大脑益智药,一种包含了叶酸等21种化学成分的混合剂,厂家承诺能结束“大脑迷雾”。

  Woo和Brandt很快意识到益智药潜在的价值:不仅能带来开发大脑的收获,更能带来金钱上的收获。他们发现,如果他们有兴趣尝试,那么硅谷的其他人也会尝试;自然地,无论硅谷人在尝试什么,全世界的人最终会紧紧跟随。不久,他俩搬到一起住,开始进入“启动模式”,在网上订购各种药粉。“我们尝试各种东西。”Woo说。“你不知道你订购的东西是否真正适合人类使用……一切就像掷骰子似的。”Brandt补充道。Woo同意Brandt的说法:“我们是有点傻……当时的情况就像美国西部大开发时那么乱。”

  Brandt走到办公室另一边的玻璃柜前,从柜里取出一个装满药粉的塑料袋。那些白色的粉末,或许只是可卡因,但却能摇身一变,成为线上热售的大脑超级食品。“我的意思是,有各种各样的人在尝试和混合各种各样的东西。”

  Brandt和Woo或许没有生物学背景,但是他们都能明白什么东西更有利可图。2014年6月,在进行了一个月的“研究”后,他们抛出了Nootrobox公司益智药的登录页面,第一天就获得了32张订单。到2014年12月,他们已经做到每月赚上万美元。

  建APP容易,但要获得人们的认可却很难。当我向加利福尼亚州大学神经生物学教授GaryLynch咨询神经科学时,他说:“你所用的‘科学’一词,范围太宽泛了,我不确定科学一词能用于益智药案例中。”

  耶鲁大学神经科学家AmyArnsten专门研究认知强化问题。她说:“我觉得很多公司使用脑神经开发一词,只是为了通过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的监管……我想说,他们应该寻找途径去开发大脑,但在这方面至今还没有多少真凭实据证明这一点。”

  斯坦福大学神经系统科学和社会学项目负责人HankGreely说:“目前研究鱼油所获得的证据,比研究益智药所获得的证据多。我们应该对硅谷的做法持怀疑态度。”

  Brandt和Woo立即作出回应,他们说,之所以没有把证据放到网站上,是因为医学界将主要精力集中在如何治病而非如何促进人的健康。Nootrobox公司虽然没有对益智药进行大量研究,但已在网站上汇总了许多权威期刊的研究成果,这些成果虽然少但非常重要。

  至少可以说,Nootrobox公司的益智药比DIY自制益智药安全。因为他们将产品的研究外包给医学博士,而且还遵照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督局的规定,弃用了吡拉西坦等化合物。吡拉西坦从1972年开始大规模生产,用做健脑药物,现在则只可用于研究,尽管最近仍然可以在亚马逊、Nootroo(Nootrobox公司的对头)都能买得到。

  此外,Nootrobox公司将益智药定为GRAS级别(注:GRAS是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督局评价食品添加剂的安全性指标),还特别聘请大律师为自己服务,那都是些曾在美国国会议员面前为红牛功能饮料抗争过的律师。

  除了益智药,Nootrobox公司还创建了一支名为“我们辟谷”(WeFast)团队,从周一晚上到周三早上,该公司员工禁食。新的动物和人类研究结果表明,间歇式的禁食有益于提高认知力和健康水平,改善大脑的新陈代谢。

  目前,Nootrobox公司正研制第一款监控“脑功能作弊”应用程序,用于跟踪“益智药”效果。

本文链接:http://vasclinic.net/yizhi/11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