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盈盈彩登陆 > 狼毒 >

我心中的香格里拉

归档日期:04-25       文本归类:狼毒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第二天一早,离开香格里拉县城,沿途植被繁茂,山坡、峡谷、草甸,放眼望去,俱是绿色,天低云白,碧空如洗,空气格外洁净清新。草地上有成团的小黄花。导游央宗说,这叫狼毒花,其中,小狼毒花又称格桑花,是藏民的吉祥花。大狼毒花据说能够提炼出某种治疗癌症的药物。沿途山坡上还盛开着成片娇艳的杜鹃。央宗说,杜鹃花共有270多个品种,而香格里拉就有170多种。我耳听着导游的解说,眼睛却贪婪地一直看着窗外,穿行于这条美丽洁净的绿色通道之中,我仿佛已经嗅到心中的香格里拉的气息和味道。

  赴云南采风,最令我神往的地方是香格里拉。到香格里拉走一趟,是我多年的心愿。香格里拉的各种传说中,有我长久以来想要印证的心灵追寻。

  香格里拉一词出自英国小说家希尔顿的纪实小说《失去的地平线》,故事说暴乱时英国领事馆领事康威带人乘飞机撤离,飞机被劫持,沿喜马拉雅山由西向东偏北方向飞行。途中,飞机出故障,迫降在万古苍凉的雪原上。飞行员临死前告诉四名乘客,附近有一处叫香格里拉的地方,找到那里,就可以获得生机。四人经过艰难的行走,终于找到了那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一个没有仇恨没有战争的独立王国,一片宽容、安宁、祥和的净土,一座神奇的、拥有无与伦比的原始自然美的乐园——这,就是香格里拉。评论家说,《失去的地平线》充其量只属三流作品,它的成就就是创造了香格里拉这个新词并营造了那个举世向往的超越人类想象的理想家园。而香格里拉这个词能在全世界传播开来,则要归功于原籍福建的马来西亚首富郭鹤年先生,他从希尔顿的小说中获得灵感,于1971年在新加坡创建了第一家命名为香格里拉的五星级酒店,每一位入住该酒店的客人都会获赠一部《失去的地平线》。如今,香格里拉酒店遍布世界各地,成为全世界酒店业中的响亮品牌、服务标杆。郭鹤年创建香格里拉酒店的初衷,是否就是要为在都市里忙碌奔走的人们,提供一个灵魂和身体最好的栖息地呢?

  香格里拉成为旅游胜地是上个世纪50年代中的事。印度、尼泊尔、不丹等国为了拓展本国的旅游事业,都宣称《失去的地平线》中提到的香格里拉在自己的国境内,印度喜马拉雅山冰峰下的巴乌蒂斯坦小镇、尼泊尔的斯唐小镇都先后被命名为香格里拉,一时间,世界各地的游客纷至沓来,外汇滚滚流入这些地方。香格里拉,似乎成为圣地与金钱的代名词。1992年11月30日,我国批准云南风景秀丽的迪庆藏族自治州中甸县对外开放,这位“养在深闺”的美丽少女,刚开始并没有得到多少青睐。1995年6月,一位新加坡游客来到迪庆,面对这里的高原风光,大声惊呼:这不就是世人一直在寻找的香格里拉吗?自此以后,中甸县改名为香格里拉县,迪庆州的首府也设在了这里。香格里拉县下还有个香格里拉镇,在距离长江虎跳峡不远的地方。我们采风团领略了虎跳峡的深峡惊涛后,就进入了香格里拉镇。

  中午,在香格里拉镇用过午饭,采风团到了纳帕草原,骑滇种小马,买牦牛肉干,然后到达迪庆州首府亦即香格里拉县城。晚饭后,到藏民家中喝青稞酒酥油茶,看藏民跳舞唱歌,把地板跺得震天响。这些项目均要收钱,可见,商业化久矣。

  看过香格里拉镇,又住到香格里拉县城。而我觉得,这些地方都不是那个我心灵中一直追寻着的香格里拉。一丝失望的情绪爬上心头。

  第二天一早,离开香格里拉县城,沿途植被繁茂,山坡、峡谷、草甸,放眼望去,俱是绿色,天低云白,碧空如洗,空气格外洁净清新。草地上有成团的小黄花。导游央宗说,这叫狼毒花,其中,小狼毒花又称格桑花,是藏民的吉祥花。大狼毒花据说能够提炼出某种治疗癌症的药物。沿途山坡上还盛开着成片娇艳的杜鹃。央宗说,杜鹃花共有270多个品种,而香格里拉就有170多种。我耳听着导游的解说,眼睛却贪婪地一直看着窗外,穿行于这条美丽洁净的绿色通道之中,我仿佛已经嗅到心中的香格里拉的气息和味道。

  为了保护环境,我们乘坐的汽车被留在一个距离目的地很远的停车场,全部人员下车,改乘电瓶客车上山,进碧塔海。在山顶停车坪下来,导游领我们走向长长的、用原木楞架成的栈道。栈道栏杆两边是草地,碧绿的草,茸茸得透着鲜嫩。有各色小花点缀其上,还有长着芭蕉叶样的我叫不上名字的植物,像内地的白菜或莴苣样。草地边仍是山,山坡上是密密的小树林,各色树叶把那山坡分出清晰的层次来。山坡与草地之间,有藏民用石头垒成的尖塔,塔上插着挂满红蓝绿各色彩旗的木杆,木杆与木杆之间牵着绳,绳上悬挂着彩色布条,说是经幡。途中,下过几滴雨,似乎是要清洗我们带来的灰尘——这里的空气太纯净了,容不得半点污染。

  我忽然不想走了,在脚下的草地上席地而坐,让同伴们先走吧!眼前这湖这山这水这空气,分明就是我神往的香格里拉啊!我在想象中描画过无数次的香格里拉不就是这样的美丽景象吗?我武断地在心里说,这里就是地理上的香格里拉!在这海拔3400多米的地方,这方净土这片绿地!

  我的大自然啊,你让我们到达了净化灵魂的地方。碧塔海,高原之湖,绿水涟涟,照出了我们这批寻找香格里拉人的面孔。我趴在草地上,深深呼吸着大地的芬芳,感恩苍天感恩自然,我消失了,融化了,与这里的空气、山水和绿色融为一体……

  不管印度人怎么说,尼泊尔人怎么说,不丹人、俄罗斯人怎么说,此刻,我无比坚信,香格里拉就在我的脚下,我的周围,在中国云南的中甸。

  希尔顿在《失去的地平线》中宣扬了一种哲学,香格里拉是人与自身、人与人、人与自然都遵守适度美德才能赢得的恩赐。正是因为适度,香格里拉社会才有了祥和、友爱和康泰,有了小说主人公康威所迷恋的亮丽和恬静。我渴望亮丽和恬静,可我眼前的香格里拉亮丽无比却不复恬静,如织的游人,遍布草地山坡;喧嚣的语声,回响在纤尘不染的空气中,显得格格不入,异常恼人——也许,从开放的那一天起,我们已经失去了真正意义上的香格里拉。我的香格里拉啊,我的精神世界的香格里拉在哪里?

  传说,某人经历了千万次艰难寻找,遇一智慧老人,问香格里拉在哪里。老人说,你不用再到远处寻找了,香格里拉在你心中。

本文链接:http://vasclinic.net/langdu/7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