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盈盈彩登陆 > 狼毒 >

《狼毒花》收视毁誉参半

归档日期:04-17       文本归类:狼毒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号称《亮剑》姐妹篇的抗战英雄剧《狼毒花》上周在新闻综合频道播毕,虽然取得收视率第一,但观众对其却微词颇多,于荣光演绎的“常发”匪气过重、脏话连篇等,都引发了很大的争议。记者听取观众意见后,采访了部分主创,发现此类抗战剧虽有较大的市场空间和稳固的收视群,但另类英雄也不能太另类,凡事过度必然失之偏颇。

  个人英雄主义过度?《狼毒花》中,常发经常单枪匹马,杀跑大群敌人。一些观众直言:“这未免英雄得太离谱了吧!居然一个人和几千人拼刺刀还不死?一个人喝了几百碗马奶酒就把一座城市征服?一方面,我觉得这不可能,另一方面,这样的剧情太个人英雄主义,看一次觉得很过瘾,看多了就反胃了。”还有一些镜头也颇受中年观众的质疑,比如剧的结尾,常发被敌人摧残得体无完肤,肉一块块烂得生蛆,在八路军的众目睽睽下自己爬到酒缸里消毒,这是个长达几分钟的长镜头,在艺术表现力方面来说的确够刺激够震撼,然而对于一部堪称主旋律的电视剧来说,未免显得艺术渲染过头,只能说是强调了个人英雄主义,而忽略了革命现实主义。

  对于观众的质疑,主演于荣光表示剧中的所有细节都是真实的,只不过是把许多英雄的事迹集中在一个人身上:“这两个例子的确很传奇,但却是真实存在的。我们把很多英雄人物的故事放在了一个人身上,这样大家才喜欢看。”

  《亮剑》中李云龙的痞子气重曾引发争议,然而常发身上的匪气较李云龙更甚。他的“不按常理出牌”常因表现得过分而显得很假。比如,他不顾军规要把俘虏杀了,替兄弟报仇。观众刘先生认为,“常发几乎不像八路军。如果战场上全是他这样的人,怎么指挥啊?”此外常发整天“妈妈的”、“睡女人”等脏话不离口也让观众非议颇多,观众吴女士表示:“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让孩子看这部戏,受革命传统教育。我们成年人看着他骂,都很不舒服,不知道导演用意何在?”

  于荣光表示,常发就是今天人们所谓的“问题青年”,不是为了说脏话而说脏话,而是更多体现他性格的豪迈粗野:“常发当过山大王,最后带着一身江湖气投奔到革命队伍中,匪气的添加只是想令这个人物形象更加鲜活、吸引人。观众更应该看到匪气下的义气表现。”他直言,《狼毒花》是一部主旋律电视剧,“狼毒花这种植物,面对沙漠,背负的是绿洲,把好的都给别人,坏的留给自己。而我们这部戏里面的人物包括政委、司令员,也都是为别人着想,全心帮助别人。从这个角度看,《狼毒花》很有现实意义,如果这个社会多点为别人活着、多点关心别人的人,那这个社会该多和谐。”

  该剧最大的争议,来自主演于荣光对于“常发”的诠释。不少观众认为,“于荣光之前一直饰演的是硬汉形象,但这个常发不仅有匪气,还有点傻,于荣光并不适合这个角色。”观众拿李幼斌和于荣光的表演做比较,“李云龙嚣张跋扈但耿直的真性情在观众中一度掀起不小的‘亮剑’热,李幼斌的形象和演技都与李云龙这个草莽英雄缝合得天衣无缝。而于荣光版的常发更多的是装傻充愣,不仅不自然,而且非常虚假。”

  面对批评,于荣光倒是给自己的表现打了个高分,“坦白说,我觉得自己表演得挺成功的。常发思想单纯,那个年代这类人物就是像他这样一根筋,现在的观众看着难免会觉得有点夸张。”

  至于备受质疑的“匪气”,于荣光则认为,“作为职业演员,进入角色后我就一直在想象土匪是什么样子,表演中要用很多技巧。”剧中扮演“狼毒花”克星———甄书记的成泰燊,力挺于荣光的表演:“观众习惯了于荣光演硬汉角色,而他突然演了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常发,观众多少会觉得不适应,但这并不能说明他演得不好,《狼毒花》的卖点就是在于它把残酷的战争和真实的人性以一种大家愿意看的方式结合在一起。于荣光表演得很好,起码他让观众记住了常发这个人。”

  尽管《狼毒花》毛病不少,但在北京、上海、南京、广州等地播出时都高居收视率的榜首,说明

  常发这样的“毛病英雄”仍有庞大的观众群。《狼毒花》在上海新闻综合频道播出时,电视剧频道在同一时间段播出都市情感剧《情锁》,该剧是去年沪上收视冠军《百万新娘》的姐妹篇,然而收视率却始终被《狼毒花》压在下面。观众王先生表示,妻子本来看《情锁》的,“后来跟着我看了两集《狼毒花》后,就不看《情锁》了。在闷热的夏日,看看《狼毒花》这样讲抗战和英雄的片子,比看情感剧让人感觉痛快。”

  对此现象,中国传媒大学游飞教授认为,“英雄”是每个人心中都潜在的一个无可替代的梦,无论什么时代,正义英雄的故事、正义英雄的影视剧必受欢迎,但对英雄的界定离不开时代环境,董存瑞、雷锋都与过去的那个时代的精神氛围切合,李云龙、姜大牙这些人性化的英雄,甚至常发这样的毛病英雄与如今观众的审美趣味正好吻合,他们身上的那些放荡不羁、豪气干云却又智勇双全,对国家、对民族、对抗日大业无比的忠诚混合了现代人对于老一辈革命英雄的敬意以及对武侠小说中侠义精神的认同,满足了人们对于真实英雄的一种念想,而那些放荡不羁的行为言语也适当发泄了现代人心中的一种叛逆心理。

  从《历史的天空》、《亮剑》,再到《狼毒花》,对于“泥腿子八路”、“毛病英雄”,观众已经从最初的眼前一亮、热血沸腾、狂热追捧,转而为今天开始挨个挑毛病。目前,此类题材的电视剧仍然在如火如荼地拍摄。刚刚杀青、由金琛导演、任程伟主演的《军刀》,讲述的是又一个杀手如何成为八路军英雄的故事,听上去,与《狼毒花》中常发如何由一个山大王转变成革命战士完全异曲同工。

  一种题材的电视剧过于多产,就会走向它的反面,早年的涉案剧如是,如今的古装剧亦如是。事实证明,目前革命题材电视剧尽管深受欢迎,但关键是如何把这类题材拍得既吸引人,又在情节设置上不过分夸张。《狼毒花》反映出的问题告诉我们,不能因为过度追求个性,而让“毛病英雄”的毛病多过了头。看于荣光饰演的常发,实际上最打动人的是那种一肠到底的豪气,对日本鬼子刻骨铭心的恨,对的赤胆忠心,而不是动辄叫骂“妈妈的”。

  《狼毒花》中有一段经典对话:“要酒还是要队长?”“要酒。”“要命还是要马?”“要马。”面对司令,小小警卫员常发的此番回答确实令人一震。这种草莽性格,更鲜活,更丰满,甚至更迷人,这已经够了,何必再满口脏话惹观众嫌?□本报记者潘昕文

本文链接:http://vasclinic.net/langdu/1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