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最新捕鱼棋牌 > 狼毒 >

他们是祖国的花朵为何会变得如此狠毒?

归档日期:06-12       文本归类:狼毒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岁尾年初,湖南接连发生两起杀父弑母案件,凶手都是年龄未满14岁的农村家庭孩子。其杀人手段之残忍,对父母如此恨之刻骨,在浩如烟海的中华史册中都难寻一二。

  事出反常必有妖。尽管是小概率事件,但也绝不是纯粹的偶然。杀父弑母的背后,到底还隐藏了多大一座看不见的冰山?

  首先是日渐被现代文明所遗弃的农村社会。中国有着几千年的农耕文明,讲究的是忠孝礼义的人伦关系;但在近二十年来,农村那种淳朴的孝友家风已经荡然无存。剩下的就是赤裸裸的金钱崇拜,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逐渐被物化。这种情形只在欧美工业革命时期出现过,而与后工业时代的现代文明格格不入。

  有好几次,我回农村吊丧,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老人死了,子女从来不哭,吊丧仪式绝对少不了一群人围着尸体打麻将。如果是青壮年因车祸或者工伤死亡,家里人首先算计的是能索赔多少钱,一旦要到钱就皆大欢喜,完全失去了对生命的敬畏感。

  我们常说死者为大。在农村,死亡不但未能引发人们的悲悯之心,就连最起码的仪式感也失去了。

  不难想象,在这种对生命极其麻木的文化熏陶下,孩子们会受到什么样的教育?一个连成年人都对生命失去敬畏之心的社会,十二三岁的孩子能把杀人看做一件特别严重的事情吗?

  在12岁的吴某眼里,杀死母亲就跟杀死自家的一只鸡、一条狗没有什么区别。母亲的生命到底意味着什么,恐怕他至今都还没想明白。

  2017年年底,有位中年网友因病去世。我前去吊丧时,还在路上寻思着怎么去安慰一下死者的女儿。但当我到了丧事现场,居然看见死者唯一的20岁女儿脸上全然没有痛失父亲的一丝悲伤,而是正身穿孝服跟另一个男孩嬉笑打闹。见此情景,我奉上两百元礼金,连饭都没吃就回来了。

  敬畏生命,请从尊重死亡开始!人死了,哭是没有用的;但如果连哭都不哭了,又何以证明你还是人?兔死尚且狐悲,人在看到同类死亡时居然毫无悲悯之心,难道人性已经沦落到连畜生都不如的地步了吗?

  其次是已经完全扭曲的农村家庭教育。对于这两起杀人案,网上很多人将问题根源归结于学校教育。农村教育资源逼仄,教师对孩子不敢打不敢骂,这是事实。问题是,十二三岁的孩子杀害父母仅仅是教育的问题吗?阿猫阿狗从来没受过什么教育吧?你见过动物界有这种同类相残吗?动物园里的小老虎即便饿得哇哇直叫,又何曾去把生它的母老虎咬死?

  农村的教育纵然是千疮百孔,也断不至于教育孩子对自己的父母行凶;但是,我们别忘了农村普遍存在的留守儿童和“隔代教育”。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当我们在夸赞进城务工农民为这个国家GDP的增长立下了汗马功劳时,别忘了他们在子女家庭教育上的严重缺位!

  话说严重点,由于父母长期外出打工,与孩子相处的日子屈指可数,绝大多数留守儿童对自己的父母并没有多少感情。尤其是在婴幼儿期间,孩子长期得不到父母之爱,不知爱为何物,不懂感恩,这种心理扭曲是无法弥补的。当这些农民工们意识到孩子已经长大,需要自己回家管教时,其实已经错过了孩子最关键的成长期。加上孩子青春期的叛逆心理,将严厉管教自己的父母视为仇寇就再正常不过了。

  “隔代教育”最大的弊端是在物质上无限满足孩子欲望,而在孩子心理、情感等精神需求上完全漠视。

  我们这个民族,历经千年愚昧、百年战乱,还有近半个世纪的贫穷和饥饿,造成了我们上下几代人对物质缺乏的极度恐惧。这种恐慌甚至在以一种家族文化的形式传承和固定下来,然后以一种报复的方式反弹在下一代身上。尤其是在农村,老人往往把对孩子的情感灌输彻底物化。他们不会给予孩子任何的心理疏导和感恩教育,甚至不会表达爱,而只会把能满足吃喝玩乐的物资不断强塞给他们。

  人的成长必定有一个社会化的过程。家庭是社会的一个单元,如果家庭教育完全被孩子的物质欲望来替代,孩子怎么能成为一个人格健全的人?

  再次是社会的基本盘已经出现了偏差。我们必须肯定市场经济是中国社会的巨大进步,但也必须正视市场经济对社会人伦关系所带来的巨大冲击。由于从一开始就缺少思想启蒙和道德构建,市场经济的强大引擎——利益驱动,必然对置身在市场经济汪洋大海中的人进行根本性的改造。

  面对稍纵即逝的交易机会,朝不保夕的工作,病来如山倒的抗风险能力……钱是唯一可靠的东西。人们只能把自己变成一台赚钱机器,钱越多才越有安全感。人在市场中已经不是人,而只是具有劳动力、知识和技能的商品。一句话,人被彻底物质化了!

  既然人已不再是有血有肉有情感意志的鲜活生命;那么,人的死亡又代表什么呢?在市场经济这台庞大的绞肉机里,一个人的死亡只代表他的可利用价值终结!

  因为把物质利益的驱动作为了首要的价值判断标准,人的情感、精神需求越来可有可无,导致人际关系也被荒漠化。邻里之间数十年叫不出名字,亲戚朋友之间十余年不走动……总之,如果不跟利益相关,人们很少主动去联系。

  人不再为人,而只作为利益链条中的连接点存在,必然导致一发不可收拾的拜金主义与道德沦丧。同时,还带来一个奇怪的现象:总是希望对方讲道德,而对自己的道德缺失浑然不觉。

  我国刑法经历过数次修改,其中1999年刑法就将杀人、投毒、强奸等恶性犯罪该负刑事责任的年龄,从年满16周岁下调至年满14岁。

  问题是,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这两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年龄都没有达到法定要求,公检法机关无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是不是又有专家呼吁,该把刑法规定的刑责年龄再次下调到12岁?问题是,如果再出现10岁就杀人的咋办?

  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为何就能轻易杀死正处于青壮年的父母?

  十二三岁的孩子,也许杀不了一个陌生人;但对于自己的父母确实有太多下手的机会。

  问题是,作为父母,孩子如此恨我们,我们会知道吗?父母会对自己尚未成年的孩子设防吗?

  面对这样的人性缺陷,法律往往是鞭长莫及的,何况未成年人对法律还一无所知。

  法律是维系社会关系的最后一条底裤,我们不能天天把这条底裤穿在外面。一个健康、文明的社会,必然要把人情、道德和规则意识作为处理人际关系的参照。

  如果我们总是把利益驱动和法律奉若神明,必然会导致社会这艘大船越来越破败不堪,最后与之同归于尽!

  这个问题应该问问祖师爷,祖师爷曾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人人都想当老大,不落后人。

  父子分离,夫妻分离,隔代教养。杀父母,反社会越来越多。高喊同工同权,在广洲工作,儿子可在广洲上学。

本文链接:http://vasclinic.net/langdu/13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