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黄大仙正版综合资料 > 狼毒 >

热播电视剧《狼毒花》研讨会领导介绍制作情况

归档日期:05-11       文本归类:狼毒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该戏在武汉、南京、宁波等地播出后创下了近年来最高的收视率,因此也被称为《亮剑》的姊妹篇,狼毒花的出品方对于该剧超越《亮剑》所创下的收视记录也是有相当足的信心。《毒狼花》剧组邀请到各方领导专家参与研讨会。新浪娱乐进行了文字直播。

  我们现在开会,欢迎大家今天来参加这个会。首先请云南润视荣光影业制作有限公司总经理蒋晓荣介绍一下电视连续剧《狼毒花》的制作及收视情况。

  今天非常激动也非常高兴能见到这么多的咱们国家的国宝级专家,谢谢大家。我们狼毒花剧组在去年八月开机,11月完成,在前期创作当中和二炮李宏老师有很多交流,总的是在总政大校李洋老师指导下我们修改的剧本,到今天播出好的效果,首先谢谢李洋老师。拍的过程当中海润集团董事会主席刘燕铭和李洋老师去现场指导。现在我讲一下《狼毒花》在全国各地的收视率,北京最平均8.7,最高10.8,上海平均点7点,最高点10.9,南京平均8.3,最高收视点10.8,广州平均点8.9,最高点12.4,沈阳平均点7.62,最高点9. 昆明平均点6.7,最高点8.9,四川最高点6.88,最重要一个消息还是昨天在浙江播出的5.2,一般片子在两点三点到四点已经是好的了,我们去做“八一”之前的宣传跟他们主任开玩笑播到四点跟他们烧香,昨天他打过电线,他说他们要过来北京烧香。在全国各地《狼毒花》没有一个电视台没有收购,全国大小电视台都收购,只有西北四省是我们赠送的,因为他们是边远贫困地区我们要支持嘛,所以是赠送。西藏我们也是赠送的,全国播出现在都是冠军,这一个成绩都是跟平时各位领导的指导交流分不开的,基本情况是这样子,谢谢大家。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媒体的朋友们,首先我们代表第二炮兵电视艺术中心代表海润集团云南润视公司,感谢各位专家光临今天的研讨会。我认为伟大的时代需要伟大的精神。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不算伟大的民族,宣传英雄是军队和艺术工作者义不容辞的任务,这一次我们跟海润推出《狼毒花》,是我们近几年推出的几部剧中的一部,我们首先感谢张晓亚同志,刚才蒋总介绍了非常好的收视效果,我们认定这是能够引起轰动的好作品,并下定决心要将这部剧打造成一个好的作品,奉献给广大的人民群众,张晓亚同志是一个人品很好,能力很强的好编剧,拍完这个剧以后海润公司请他来又做了四个戏,一直请他做编剧。使剧本有非常扎实的基础,在我们多次合作中结下深厚的感情。特别是我们二炮与海润润视荣光影业制作公司的合作剧本在刘总的亲自指导和关心下,进行了精心的打磨,增强该剧的思想性和观赏性。

  今天很高兴参加电视剧《狼毒花》的研讨会,解放军和地方海润公司合作,已先后推出了《亮剑》《红色记忆》、第三部是《狼毒花》。《亮剑》是和海润总公司合作,《红色记忆》跟海润重庆公司合作,《狼毒花》是跟海润云南润视荣光影业制作公司合作,刚才李宏介绍了一下,这个剧本出来时间很久了,五六年前觉得写得非常精彩的戏,当时推出《狼毒花》觉得当时的时机各方面有很多看不清的地方,有蛮大的投资风险。经过近几年特别几部传奇类型剧目的推出,特别是像《历史天空》《亮剑》《军人机密》剧推出之后受到社会广泛的认可有相当认知度之后,我想借着这个时机推出是时候,实际上还想踩60年代这个点推出,后来因为时间各方面原因没有踩到那个点,《亮剑》踩上纪念日重要时机。《狼毒花》这个戏在前期创作进行了多次的磋商,觉得一个军事题材现在做到今天按照我的分类不一定很准确,我觉得可能有这么几大类,一大类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其实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基本十有八九跟军事沾边,尽管广电总局没有把他列为军事题材,实际上它属于军事类,军事题材占了90%以上,都跟军事发生瓜葛,所以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剧这是一大类型,也是主流类型。第二类型比如像《突出重围》,这些作品由于我们长期的和平环境现在很多作品推出来之后面临着题材的某些雷同和撞车这是现在播出环节上遇到很大的困难,这是一个大的类型。

  还有一个类型以《亮剑》《历史的天空》包括《狼毒花》传奇性的类型,这种剧目跟老百姓互动实现面积最大,社会影响,特别在民众中的影响特别大,从重播率的角度来说,这类剧的重播率特别高。《亮剑》已经在重庆电视台重播率达到20多次奇迹般的收视,他们讲播了20多遍依然有收视率,在半夜播都有人看,一个非常奇迹的现象。

  还有一个根据石钟山小说改编的央视的叫年代剧,好像跟今年还有一些关系,还一些延伸包括《大院子女》《男人天堂》最近出了一批现在也都拍完了。所以我想军事题材电视剧现在逐渐按照自己本身内容的细化,从内容的细化上逐渐形成自己的特色和作品的规模,而且逐渐逐渐形成一种套路,当然也需要警惕形成模式化的套路,这是我们我们越往下走感到越来越困难的地方。蒋总也介绍了,我们军事题材电视剧发展到今天最大的困难播出环节,我们十几家电视中心都瞄着中央电视台这个问题。我们两三年前一直在疏导,把播出平台拓展到外线,但是因为各单位与各单位领导的考虑,领导的意图还是希望能够在国家的主流媒体亮相,由于这样一个定位使得我们现在在中央电视台现在赶八一档几乎非常惨烈的状态,这几天在协调效果非常小,因为送上来的作品非常多。 二炮有《天啸》还有其他的济南军区做的作品明天要复审《和平使命》。实际上我们还有一些包括南京的也在待审,还有《靠山》年代剧的一个戏待审,我们做几种类型的剧目都有,真正有勇气和有资格,有资本投放到外线基本上还是有的,一般大家还不大敢,因为一个有组织方面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我们作品的品质的确要走入寻常百姓家面临很大的疑问和风险。

  《狼毒花》因为从本身,因为从海润制作的这种概念出发,我们一方面跟民营公司合作,一方面向民营公司学习取经,探寻军事题材电视剧如何和人民群众和广大观众互动的可能性,有没有潜在的可能。《亮剑》给我们一个惊喜,我们原初没有想起它引起这么大面积的反响,远远超出预期,《狼毒花》当初在论证的时候也有这样一个担心,在《亮剑》创造这样一个高的收视点之后,我们再把这传奇,按我的话说军中的问题人物搬到前台讲述他的故事有没有可能观众产生疲劳,当时还是有担心的,经过反复论证甚至对晓亚的剧本进行了,特别在某些局部上进行颠覆性的修改,加入很多的元素,看到最后的成品跟原剧本发生很大的变化。另外跟整个剧原剧本中可能存在着对这个人物个性剑走偏锋的地方,不太安全的地方又进行了适当的调整。对这个人物可能往左稍微的揪揪偏,做了很多这方面的工作之后,这个戏拍出来。看了样片当中先请了军队几位专家小范围观光了一下,大家一致反映这个东西跟《亮剑》不大一样,这个东西还挺好看,这样几个方面的反馈,我觉得我们可能基本指标已经达到了。所以呢《狼毒花》现在经过了在多家地面台播出这样的时间,我们从数据的反映包括我从各个省市电视台得到积极的反馈来看呢,的确是在今天这样一个电视收视在直线下滑的情形之下, 创造非常不错的收视率,远远甩开收视第二名收视率,创造军旅电视剧又一个跟观众互动的辉煌记录,后面很多数据非常惊人。现在大家都很捆饶,,可能跟今后的这样一个传媒的发展,包括现在互联网,我刚才跟他们聊视频冲击的时候,视频冲击以年轻人为主,30岁以下网民为主,很多人在网上收看的视频,过去按照年龄面对同一媒体,面对同一个电视频道有一种分流,现在在媒介上发生很大的观众的分流。

  《狼毒花》它更多是中年以上的观众人群,当然也有一些年轻人喜欢,基本上目前有很好的收视基础之后,要从学术上对这部戏做一个总结,做一个肯定,包括去年也在这个九月我们搞了《亮剑》的座谈会,我想这个动议非常好,举办这个活动我认为很有意义。我们现在面临一个繁荣无法落地的困难,和困境这是我们作品现在很多,但是很多作品播不出来,这遇到了播放困难,这个现在是个非常严峻的一个形势。确实一方面我们从数量上值得可喜可贺,是一种丰收的局面,但是毕竟它还没有落地,而且它从一个资金流程和整个产业流程来说资金链可能突然崩断,无法循环,目前的形势喜忧参半。

  这个剧看的比较晚,这几天事情特别多。我是把36集大概看了22集,加上原来电视看了一部分总体印象还是不错的。我一开始想这个情况,就是我们现在不仅是电视剧问题,从军事题材电视剧来看这个《狼毒花》是这个领域里面,它有一个比较,我试图写一个有层次感,没有搞成。把刚才大家讲这些情况都做了一些记录,总体是这么一点感受,放在咱们现在军事题材电视剧里面来看,不错。第二个我看这部剧的感受我们塑造草莽英雄成长的故事由来已久,从电影来看我想至少在60年代我们有《游击大队》这不一定很准确,类似这样塑造草莽英雄成长的影片电视剧有很多。至少到80年代还有《白莲花》等等。

  它基本是什么情况,正面人物素质的表现,这些人物拿到今天来看他的生动性,他的个性化程度,他的历史原生态的形象感应该说比较弱。那么到了21世纪世纪之交我们有了《历史天空》我们还有《亮剑》,这些剧都是正剧,我觉得基本是正剧样式。我打开电视如果这个电视播《亮剑》我还要看,而且是一种屡看不厌,什么东西吸引我呢,那个脾气,那个有骂声,那个干冒险去打。但是这里面包括的是我们人素质,他仍然是一种带有突破性的这样一种人物形象,但仍然是一种闪光的的素质展现,所以我说在正剧上应该说《狼毒花》,在所有剧的基础往前跨越了。

  就是说我们把《亮剑》来看有一种不衰的刺激性一种力量,我们过去看不到那种勇气,那种英雄气概,但是我们看到《狼毒花》的时候我有一种感受,我觉得更多融入到一种原生态的力量,《亮剑》已经在原生态的道路上跨进一步,《狼毒花》在这个方面又跨了一步。我在想我们现在军事题材电视剧已经有这样类型的区分和重大题材,演剧类,传奇剧的,那我们发现他类型的规律是什么。现在有三个问题在我们面前摆着,《狼毒花》在这方面是我探索的,这一种剧的类型规律是什么,《狼毒花》很突出的特色是它的传奇性。

  所以我就想说,如果我现在做是不是成熟,我是不是要写这么一个题目把传奇进行到底,就是说我们要探讨这一类剧的规律是什么?第二个我们是不是在类型规律的探求中去积累那种有个性化的东西,模式的东西,模式化肯定不好,但是作为类型出现它有相应的模式,我觉得这是第二点,在我们《狼毒花》里这一点很重要,它把传奇注入进去。它把传奇在里面放大,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放大,《亮剑》没有放大到这种程度,《亮剑》只是刺激我们勇气,一种力量,一种个人荣誉,战斗精神,我们很多将领都这样走过来,我们现在看到又一种英雄不是将领。

  我一开始想看这个剧的时候有感叹,有真情在哪里,整个剧把它贯穿起来,这三个问题是我们在电视剧里面,在类型化道路里面可能注意的问题。我想在这里和电视剧恐怕都存在这样的现实。这部剧里面就有时尚,陆佳萍说的话很有意思,她这样开放,我要爱一个爱我的人,这个可能不是过去,是我们今天观众乐于去接受的,所以这个我想我们感情方面,在明星方面,在时尚方面实际上注意了在这类剧里面的吸收。

  我想所有的情节旦生在什么里面呢,还是旦生革命叙事框架里,还是传统的革命叙事的框架里演义生动的传统故事,这里面有一鲜活的人物,这些人物以一对一对的关系,比如说孟司令,孟司令出场不是很多,孟司令幕后的东西很多,我看这种形象对常发有了一种先天的认同,有情感的暗河,有一种理解,所以他很机智让甄书记出面,实际上是他的偏爱。这个人物和常发是贯通的,这个人也敢恨,跟政委还跳脚,有点云龙的思想。我们的司令员在抗战英雄有这样司令员,红军时期走过的道路我们可以回味他,解放战争他不改变自己的本性,这些高级将领让你想很多东西,一直到走山路带领常发去走,而且他有一句话说过两次,但我记不清了,这东西很生动,我们太习惯用一般化的革命道理敷衍对我们这些后人的作用,在这个人物身上没有。

  义的东西认定有很多,包括义气。这个甄书记关系跟他非常生动,我们看到新的面孔,如果甄书记是书生的形象,我前一段时间看《红日》可能唐太演的形象,不是,我们生活中有很多很多甄书记的形象,不是,他很正,他上来就因为梅子枪毙人,他又通情达理,这两个在碰撞。你不要希望一个模式化的甄书记不是那样的,他可能这个时候对常发有一些严厉之词,常发转过身露出笑意, 甄书记很用心理解他,甚至到绝境的时候常发落泪,最后到两次要枪毙他,成为非常至亲的上下级、战友和朋友。

  我们现在需要英雄,但是我们需要的英雄不是我们看惯纯粹的英雄,这和我们今天的时代,和我们大众接受的心理是有差距的,我们现在在这样的时代我们再看我们历史我们要看更生动,更具体,更容易被我们吸收的。他和三个女人的关系,实际上他还有一个小红,那个是另一个角度的印证,我觉得和梅子是戏剧,从一开始建立夫妻情,是剧情的需要,他和陆佳萍应是三角情,真情。跟警卫员情感纠葛的时候走上一个新的高度,特别常发喝酒,喝一坛把绳索挣开,你信不信但我们心里接受了,观众心里满足了,效果就达到了。他喝一坛子能揭开绳索,他喝酒喝到救甄书记等等等等,所以他最后活着理由是什么,是他的酒。

  另外我说这里面还有他睡女人问题,我觉得这是嘴上的工夫对常发来讲,他一开始就是梅子,你看到我的身体我就是你的人了,他不太接受他就是嘴上的工夫,嘴上工夫是人物本身的性格必然。这里面是分寸感的问题,这剧的分寸掌握的非常好,所以剧后面讲了我们男人有时候要吹牛,要说出大话是一种得以,一种张狂,或许真的在吹牛,所以我想这个事情倒是在这部剧里面没有走偏。昨天院里教授跟我说这人物形象就是嘴上的工夫不是真的放荡不羁,小红跟前不去睡,他不是那样一个人,但作为人他又有这一种大男子汉气概,所以我们英雄不要搞得太纯粹,我们英雄有这样那样的毛病,这是我们回顾历史时候非常生动。我觉得这个剧还有很多可以说,还有吴达子这个人他对常发真的想收服他,但这个人是真的土匪。他是有利就要得,在一定条件下他一定要做反对人民的事情,几个交锋下你觉得非常解渴非常准确。内部的几个人物作为这部剧免不了,整个这个剧给我印象很好看,也很耐人琢磨。 祝贺这部剧又是一部崭新的作品。

  我说一点自己看《狼毒花》的感觉,非常喜欢。从军事题材电视剧创作角度来看,我觉得近些年来我们从思想上,艺术上,最成功的或者是影响最大的两类戏,一类是观念戏《突出重围》等等这样的观念戏。还有一种类型的就是人物戏,那么人物戏这些年像《历史的天空》《亮剑》这都是比较有代表性的,而《狼毒花》就是我们新出现的,或者说可以代表了我们军事题材电视剧在人物性方面达到了一个相当的思想艺术高度的这么一个优秀作品。

  从这个军事题材电视剧这些年来整个在地方它的影响或者它的播映情况看,其实关键由于它的场面,由于它有很多新鲜的东西,其实早期也会有很大的影响。但它有一个问题,观念这东西它有时过境迁的问题,你在上个时机90年代的时候你接触一个观念问题,可能到21世纪这个观念就不吸引你。可是人物性不一样,他在故事里面,无论他的观念怎么样但这个人物永葆生命的活力。所以我们看到像《历史天空》像《亮剑》反复的放,《狼毒花》我认为也是这样,在全国很多台在放,其实我看得也比较早,只要一播都要跟着看下去

  所以我自己再回过头来思考这部《狼毒花》它的成功,或者它是如何达到这样思想艺术高度的时候,我也在想我到底喜欢看什么?总体上我是这么认为的,《狼毒花》它是集中精力的,有声有色的写了这么一个传奇英雄的魅力人生。

  常发这个人物他实际上传奇性是我们这部戏里面的亮点,他有仅仅吸引人的地方,他的身世从早期抗日战争来的,成为孤儿到后来成为八路军务工队的成员,到后来甄书记的战士。常发所的经历的事情里面他的作用是独一无二,我们从这部戏里可以看到,他是一个大智大勇的孤胆英雄,他总是能够在战斗还是在一些突发的冲突里面他总是能绝处逢生,他总是能够用自己的智慧,用自己的勇敢或者说作为一名老兵他那种让人无法想像的战斗潜力。

  所以说战争中我们往往看到老兵,他很不起眼很不起眼,但老兵身上的潜能力无法捉摸,在最危险的时刻,在艰苦的时候,在所有束手无策的时候,他可以用自己的大智大勇,战斗能力,战斗精神,战斗意志扭转战局,或者是转危为安。所以在这部戏里面我们看到很多,比如说一个村子的老百姓,鬼子进村常发作为一个八路军战士他好像没有任何可犹豫的,他就是要站出来,他就是要去救老百姓,怎么救老百姓被围在村子里面,常发用自己的办法进去了,他用一桶水来,这桶水慢慢就出现了一个大洞,(因为是土墙)最后老百姓就出来了。

  这里面一系列的事情,包括他亲手刺杀自己的爱人梅子,我每看一次心里上都受到深深的震动,我觉得这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军人或者说中国的传统军人,他到时候他危险的就是这样,当梅子问他“你愿意你的女人落在日本鬼子的手里吗”的时候,常发毅然出枪把梅子刺杀的时候这种我觉得这种震憾性是塑造常发这个孤胆形象至关重要的一点。非常有震撼力,我们看了这个细节我们永远忘不了常发,也永远忘不了梅子,也永远忘不了抗日战争极其悲壮的人物。

本文链接:http://vasclinic.net/langdu/11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