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黄大仙正版综合资料 > 狼毒 >

《狼毒花》诞生内幕

归档日期:05-11       文本归类:狼毒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据说狼毒花很毒,给人带来的是恐惧和死亡的威胁,可是从沙漠里走出来的人看到它就看到了希望。该剧以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为背景,塑造了一个绰号为“狼毒花”的另类八路军战士常发的形象。常发干过山大王、当过国军,后来投奔到了革命队伍中。《狼毒花》主要围绕着这个独特的英雄,浓墨重彩、酣畅淋漓地描写了他所创造的一系列传奇故事。

  然而这部创下奇高收视率的电视剧却有着极为艰辛、漫长的诞生过程。为此记者对该剧制片人———现为第二炮兵电视艺术中心副主任的卢学平进行了专访。

  记者:在电视剧总策划李洋的博客上有这样一句话:学平痴迷《狼毒花》多年。他为何讲您痴迷于《狼毒花》多年?您是怎么接触上《狼毒花》的?

  卢学平:2000年,我作为摄像师在山西拍摄一部电视剧,同时也作为二炮电视艺术中心业务副主任,有责任为我们二炮组织和发现相应而独特的选题。于是我就趁着拍摄的间隙,翻看了一些小说和文学刊物。当时我看好的是都梁写的小说《亮剑》。我非常喜欢这部作品,但又觉得小说的后半部分改编成电视剧难度很大。正在犹豫之时,我的一位朋友———导演谷锦云向我推荐了权延赤写的小说《狼毒花》。我拿到这本小说时,立刻被它所吸引,觉得一是故事好看,二是主人公更具传奇色彩,就改编问题要比《亮剑》简单,故而放弃《亮剑》,一心投入到《狼毒花》的改编中。

  此前,我在甘肃工作时曾与权延赤的父亲(剧中甄一然的原型)有过一段较为亲近的接触,也与权延赤本人有过一面之缘,就这样我拿到了小说的改编权。此后我请到了山西著名编剧张晓亚把这本小说改编成了电视剧本。

  记者:当时被您放弃的小说《亮剑》却先于《狼毒花》被搬上荧屏,并还有同类题材的《历史的天空》播出。这一点您是怎么考虑的?

  卢学平:我想过《亮剑》肯定会被搬上荧屏,但没想到这么快。不过《历史的天空》、《亮剑》早于《狼毒花》播出不是坏事。

  一是我们可以通过这两部剧感受一下观众收视的需求,二是可以通过前两部剧的媒体反应把握商业前景。而且我们还根据观众及同行对这两部电视剧的评价从而对我们的剧本进行了调整,把剧本打磨得更加完善。

  2002年年底,剧本第一稿出来以后,李洋向我讲到陈道明一直想塑造一个驰骋疆场的军人形象。我萌发了让陈道明饰演常发的想法。虽然有些人与我有不同的想法,但我还是坚持把剧本给了他。

  我认为不应以陈道明是一个很优秀的演员来概括他。他确实称得上艺术家。他看完剧本后并没有就拟请他饰演常发谈什么,只是告诉我说:他非常喜欢这个剧本,不过这个剧本现在只够得上及格的水平,但他认定肯定能改出一个上乘的剧本。

  他自己也带了一套剧本准备在拍《中国式离婚》的间隙对剧本提出具体的修改意见。同时他也向我表示同意饰演常发。但在一年后,他又告知我不能出演常发了。我只好放弃。不过他对剧本提出很多非常好的建议,我们也都采纳了。所以我还是应感谢他的。

  这之后,我们又找了很多演员,但由于方方面面的原因,都没能成。就在困窘之时,于荣光进入了我的视野。于荣光特别喜欢这个角色。他甚至说:“如果因为我年纪偏大,饰演常发造型上有年龄差距,我愿意去整容!”我觉得一个演员喜欢一个角色到这种程度,他肯定已进入到角色中去了。而且我们这个戏动作性很强,他拍这类片子有着丰富的经验。最后我们确定让于荣光出演。

  “你说我爱喝酒,骂粗口,都行,但你就不能说我是汉奸!”我觉得他用最简单的语言、最朴实的行为体现了那个时代人物的民族精神

  记者:从您2000年看到小说,到2006年8月这部戏正式开拍,前后历经了6年,而且其间又多次出现坎坷波折,让您差点拍不成这部戏。看来,您对这部剧非常执著。

  卢学平:我觉得还是这部剧作吸引了我,更有常发这个人物在调动我的创作热情。他不同于以前那些高、大、全的英雄形象。他是一个既传奇又特别具有民族感的人物。尤其是他具有强烈的民族自尊心。这一点让我特别喜欢。我记得常发有这样一段台词:“你说我爱喝酒,骂粗口,都行,但你就不能说我是汉奸!”我觉得他用最简单的语言、最朴实的行为体现了那个时代人物的民族精神。这对于今天的年轻人有着传承的意义。

  记者:您在这部戏播出之前作了那么多的铺垫,“很不容易”把它推了出来。您有没有想到它能创下如此之高的收视率?

  卢学平:这是我们单位第一部进行市场化运作的电视剧。我作了很多市场调查,对这部剧的成功有强烈的信心。我爱人从来不看打仗的戏,但她知道我痴迷于这部剧,并在操作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困难,就在这部戏播出时为照顾我的情绪看了两集,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她现在整天按时守在电视机前看这部戏。每晚播完后她还问我下集的剧情,卢学平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本文链接:http://vasclinic.net/langdu/11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