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黄大仙正版综合资料 > 海藻 >

隐退和回归都是因为爱从海藻到朱丽湖北妹子李念的“十年”

归档日期:05-14       文本归类:海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明玉,你确实没有管爸的义务,从现在开始,爸的生活就由我和明成来照顾。”

  苏家老宅,大戏上演。因为父亲苏大强的赡养问题扯出陈年账本,这个大家庭的二媳妇朱丽在看过包括老公苏明成在内苏家三子女的花费后,掷地有声说了这么一句。

  因为这句台词,“独立”、“拎得清”的朱丽成为热播剧《都挺好》中继苏明玉之后第二个“立住”的女性角色。好多人似乎已经忘了,十年前,荧屏中的李念站在了“独立”的“反面”——那部同样掀起全民热议的现实主义题材剧集《蜗居》中,她饰演的,是直到今天依然具有现实意义的“海藻”。

  从“海藻”到“朱丽”,李念用了十年。本周二,在接受楚天都市报记者专访时,电话那头的李念说,十年来自己一直在努力逃开“海藻”的“束缚”,“现在终于做到了。”

  在朱丽身上,观众能看到许多80后、90后女孩的样子——她们是最受宠的女儿,自带些许“公主病”,更不擅长存钱、属于“赚多少花多少”的月光族;但另一方面她们又有强烈的自尊心和是非观。剧中,当朱丽因为“算账”这场戏份了解到自己和丈夫花掉了父母二十多万的养老钱时,她的第一反应是要赡养公公,第二反应则是“努力还钱”。

  外表甜美会撒娇、内心强大有主见,采访中李念提到,其实自己本人跟朱丽有不少个性上的相似之处,“很多人说我外表看起来甜甜的,但其实我也是个要强、独立的湖北妹子。”

  接拍《都挺好》的过程有些戏剧性。李念告诉记者,接到选角工作室的试戏通知时,自己还在上海另外一个剧组拍戏,而当时,剧组其他角色的人选已经敲定,就是“朱丽”悬而未决,“他们觉得我的外形比较适合,我一听是正午阳光的戏,就心想,哪怕合作不成也得去试试。”

  外表柔美、聊起天来又能让人感受到她骨子里的要强。李念被《都挺好》导演简川訸一眼看中,随后她就看了剧本,“一看剧本我就想,这戏我一定要演,很久没有看到这么好的故事了。”但当时,李念上一部戏还有一个月才杀青,为了《都挺好》,从来没有轧戏经历的她选择同时在两个剧组开工,“我是真的不想放弃,就央求两边想办法错开档期。”

  在“苏明成暴打苏明玉”的剧情小高潮之前,苏明成、朱丽之间的“小夫妻生活”是《都挺好》最具看点的部分之一。李念说,明成和朱丽的“CP感”,很大一部分是自己和郭京飞在现场随机碰撞出来的。

  比如朱丽被气回娘家,明成买项链哄老婆的那段戏,剧本里原本只有一两句基本提示,“那场戏他进来之前就跟我说,‘一会儿不管怎么样你都相信我,跟着我的节奏走’。”“吹口气,没有”,“再吹一口,还是没有”的戏剧效果由此而生,“我们两人的表演是互相信任对方的,剧本里虽然没有,但他让我吹我就吹了,手一摊开啥也没有,我就生气了。”李念形容这种表演是“由心而发”。

  她自己也有即兴的表演。苏大强提出一天要50块钱吃饭,朱丽让苏明成从零花钱里扣对方不愿意,坐在化妆台前往脸上拍护肤品的李念突然说了一大段剧本里没有的台词,“你挤公交车是合理的呀,你是一个男人嘛,你是我老公,你应该疼我惯着我,说明你爱我呀。难道要从我的护肤品里去挤吗?那样我会变成黄脸婆我就不美了,我不美了你难道还想找别人呀?!”

  这段即兴台词据说怼得对面的郭京飞瞠目结舌,半天才说出一句“逻辑缜密,毫无破绽”,“那就扣(我的零花钱)吧!”

  回忆当时,李念忍不住笑,“这些细节可能是我自己平时生活里的东西,随口就说出来了。”她说,人物的塑造始终要靠这些细节,“设定的台词有时只是人物的简单心理,具体怎么揣摩,需要演员的理解和创造。”

  最新剧情中,让李念难忘的就是明成暴打明玉后、朱丽去求明玉放过老公的戏份。“我觉得不存在朱丽人设崩塌的问题,因为她求助父亲、大嫂时还没有看到明玉被打的惨状,等她真正看到,她当时就流泪了。”李念也说,虽然朱丽心怀歉意,但说到底人都是有私心的,“她还是想让对方放过自己老公。”

  面对观众齐声谴责的“妈宝男”“啃老男”“暴力男”苏明成,李念说,苏明成本质上其实是个“善良的男人”,“只能说原生家庭造成了他这样的个性,可能妈妈一辈子都把他当成一个宠爱的宝宝,没有给他独立思考的机会,所以妈妈去世后,他有一段时间好像什么都不是了。”

  作为剧中苏明成的“妻子”,李念也惊讶于郭京飞强烈的求生欲,“他太厉害了,竟然能做到让所有网友都喊着要打苏明成,但又说爱着郭京飞。”

  一个复杂的朱丽,最终让很多观众在十年后又一次记住了李念。从十年前的《蜗居》到十年后的《都挺好》,两部同样高讨论度的电视剧夯实了李念的演员路。

  采访中李念反复提到,十年来,她一直期待有一个角色能让大家忘记曾经的“海藻”,此前《远大前程》里戏份不多的“二奶奶”露伶春让大家觉得“记不起来这个演员是谁”时,她觉得特别有成就感。

  一直想逃开海藻的束缚,李念在2019年的《都挺好》里做到了,“大家认可了朱丽,我感觉比什么事儿都让我开心。”

  2009年,《蜗居》的热播让李念一炮而红,跟其他主演张嘉译、海清、文章乘胜追击大量拍戏的选择不同,李念从2011年婚后开始淡出演艺圈,2012年和2015年,李念先后生下女儿和儿子,几乎处于半隐退状态。“我是一个真爱至上的人,我总觉得,人这一辈子没有爱是不可以的。”李念说,当时的她遇到了“对的人”,“我不想放弃,我愿意为了他回到生活里来。”

  回归家庭,做妻子做妈妈的选择,还有一点是因为李念觉得,当时的自己就像“一张白纸”,“演员这个职业需要你的人生是丰富的。”人生阅历太少,但自己又不可能“永远都只演青春小女生类型”,“那我还不如去脚踏实地的生活,让自己像海绵一样去吸收生活的养分。”

  吸收够了,时机成熟,再选择回归。李念说,虽然自己看似隐退,但从来没有放弃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2015年,同为六六编剧、海清主演的《女不强大天不容》找她复出,“我当时太胖了,以前穿24的裤子,那时候要穿28的,我就想,这样不行,演员还是得有一个基本的身体基础吧。我就拼命健身。”拍不了戏,就趁机多看书和影视作品,多去观察周围的人面对生活时的一举一动。这些准备,成就了现在的李念。

  她说,现在的自己比十年前更从容淡定,“十年前我认为,不想成为明星的演员不是好演员。但现在,明星和演员,对我来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她希望今后,自己能够饰演更多有意义的角色,“哪怕是个小角色,她都要是有价值的。”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本文链接:http://vasclinic.net/haizao/11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