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黄大仙正版综合资料 > 浮萍 >

不当“浮萍” 甘做“秤砣”

归档日期:05-08       文本归类:浮萍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9年来,为了脱贫,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羊拉乡党委书记立青农布劝说群众搬出大山;为了安定,立青农布带领干部坚守大山;为了致富,立青农布多方努力,打通全部村组道路,让更多群众方便走出大山。

  羊拉路远,远到被称作“世外荒原”;规吾村更偏,高寒山区,山路险峻。由于交通闭塞,进出一趟规吾村得一两天;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规吾村的出路在搬迁。2012年,当地政府决定将规吾村搬迁至条件更好的奔子栏镇达日村。事情一定,立青农布立刻往村里赶。遇上大雨,公路阻断,直到晚上9点才赶到规吾村,来不及换衣,立青农布立马进行“雨中动员”。

  立青农布说完乡里决策,群众报以沉默。打破沉默的,是村民谢主的一句话“我不愿意!”谢主家才在村里建了小卖部,一旦搬迁,意味着建小卖部的钱打了水漂。“你说的那里,啥都不长,除非沙子能吃,不然我们搬了也得饿肚子。”“牦牛咋办?生猪咋办?”群众你一言我一语,不搬没有出路,可搬迁并不容易。村民见有人带头反对,纷纷附和。

  立青农布决定先啃硬骨头,说服谢主。第一次去,被轰了出来;再登门,对方干脆闭门不见。眼见正面工作停滞,立青农布决定采用迂回方式。立青农布趁着谢主在外工作的女儿休假回家,积极做工作,踏进了谢主家门。立青农布看老人思想松动,趁热打铁,谢主终于同意搬迁。立青农布再去搬迁点,谢主老人格外热情。“当初的顾虑没必要,现在的生活,比起以前好多了。”

  如今,羊拉乡已有700多人搬迁安置。村民搬离,野生动物入住,数百平方公里无人定居区,成为野生动物的天堂。2018年,羊拉乡上报了涉及11个村民小组1000多人的易地扶贫搬迁计划,将更加艰巨的工作任务扛在肩上。

  羊拉乡地处川滇藏三省区接合部,不少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是虫草,个别村民受利益驱使,跨界采挖虫草情况时有发生,稍有不慎就可能发生诸多问题。

  2015年7月,羊拉乡羊拉村登拉片村民小组发生山林和牧场纠纷。为了解决纠纷,立青农布一方面向县里汇报,一方面积极与涉事另一方取得联系,第一时间组成工作组入驻纠纷现场。经过数日工作,最终两地群众不握手言和,纠纷得到较好解决。

  就在立青农布调解纠纷时,他的妻子因静脉曲张疼痛难忍,多次昏迷,被紧急送到大理医学院附属医院治疗,期间,由立青农布的表妹请假照料。由于长期坚守羊拉,立青农布很少顾得上家,年逾古稀的父母成为留守老人。

  如今,每年虫草采挖时节,立青农布会花三四天时间徒步爬到海拔4000米至5000米的虫草山开展相关宣传和说服教育工作。到羊拉乡任职以来,立青农布每年参与调处的各类矛盾纠纷平均在40起以上,创下了连续5年未发生刑事案件的纪录。

  “人在路上走,鹰在脚下飞”,羊拉公路一直被称为“天路”。有人形象地说:“在这里工作的人,把生命的一半交给头顶上的飞石,另一半交给脚下的深渊。要是出车祸,往往是空难。”

  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羊拉乡还没有通公路。“当时为了建水电站,在大型设备的搬运过程中,每次经过凶险路段和危险的江河便桥,是党员的先站出来。”立青农布说,现在条件好多了,但这种精神不能丢,遇到事儿,还是党员先上。

  没有路,就没有人流物流,也就没有财流。交通建设推进难,但却关系羊拉乡的持续发展。上任以来,立青农布将重点放在了公路建设上。立青农布说,通过近9年的努力,羊拉乡已经不再是交通死角,逐渐融入川滇藏旅游环线,从交通末梢成了交通要道,羊拉的发展面貌彻底改变。

  羊拉八年,高原的紫外线让立青农布的肤色加深,也加深了他与群众之间的感情;羊拉八年,不知穿破了多少双鞋,立青农布却说,“脚比路长”。立青农布说,不当漂在水上的浮萍,甘做沉在水底的秤砣。

  父母年迈,两地分居,“不是不想离开,但总要有人留下。”立青农布说,谁都知道羊拉偏远,条件苦,可群众需要党委、政府。(李芳)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本文链接:http://vasclinic.net/fuping/1022.html